貢寮 水 梯田

0

春小旅的參加者拜訪過字紋弓蟹,夏小旅中再循著牠們的旅路上溯,也見到同樣從河口一路上來長大的毛蟹。我們觀察了虛張聲勢的絨螯,翻田過嶺時需要回收水分的溝紋;聽年輕農夫說小時候要在田裡夜巡毛蟹,多到抓了一整麻布袋直接打碎,後來才知道是眾人垂涎的美味。農夫溫柔地把毛蟹放到水中:「今天我們還是不吃牠。」,迅速躲進石縫的蟹,用身體直接告訴大家:自然溪流中處處孔隙的重要。

這廂看影片瞭解農人的辛苦為哪般,一邊喝著自己鮮採的蜂蜜,正港的不純砍頭之外,在守隆說明了自己與野蜂「相互包養」的複雜關係後,「楠木尾特調紅淡比頭」的春末夏初蜜,在迷你市集中大賣。也有人去看自己插的秧長大了,據說心中澎湃地傻笑不語。這是有溫度的交流。我們一起體會了,從農夫的父親、父親的父親,傳下來的話,與當中智慧。我們不再只是遊人,一起見證人與自然從搏鬥變合作,並在過程中把自己參與進去。

文/圖取自:貢寮 水 梯田

Share.

Comments are closed.

Translate »